8月5号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曾來德塑我毀我的現實意義

時間:2017-10-16 13:32來源:大西北網 作者:楊重琦 點擊: 載入中...

曾來德
  




曾來德作品

       世間萬物總是遵循否定之否定的規律發展的,自然間春夏秋冬往返永遠;佛經,佛界,生就是死,死既是生,書法何嘗不是這樣呢?
  
  30多年前,30多歲的曾來德在書界一出現就成為了公眾人物,他的書法引起了關注和熱議并成為效仿的范本,如果僅僅是這些,那他不過是一個意氣紛發,激揚文字,在書界頗有造詣的書法家而已,關鍵是喊出了"塑我毀我"的聲音,這在書法界無意是一聲驚雷般的震蕩。因為在書法界口心寫字并寫的十分有成就的大有人在,而真正既寫字又能提出自己的書法觀念的人卻是鳳毛鱗角。當時是書壇正處于"恢復期"人們從傳統中吸取書法營養進入了被長期遺棄的書法領域,開始了自我書法的寫作和追求,更多的人處于先把字寫好的時期,沒有幾個人關注書法觀念的問題,而曾來德與眾不同把自己的書法世界和書法理論連在一起,在寫字的同時思考更深遠的書法的宏觀架構和趨勢,他把書法放在類似哲學的框架中,加以考察并闡述,濃縮為"塑我毀我"書法理念,一個30多歲的青年在書法界塑我還來不及呢,卻竟然提出要毀我?!這不僅僅是勇氣才氣所至,更是新的書法觀念和理論的出現。30多年過去,曾來德"塑我毀我"的書法觀。到底還有什么現實意義呢?
 

《樓蘭殘紙》

 
  
  曾來德是怎樣塑我的?
  
  塑與毀是一個矛盾體,一般意義上塑是新生,毀是亡滅;另一種意義上,塑是亡滅,毀是新生。第一層意思是塑造新的物體,然后再把他毀滅;第二層意思是新的物體塑造之時就是它的結束之時,對新物體的毀滅意味著更新物體的誕生。這個矛盾體構成了事物生生不息的運動規律,就書法而言當一種新的書體、筆法、墨法產生并完善的同時就意味著它的結束和需要再生,篆書完善之時被隸書代替,然后隸書完善之時被草行楷代替,任何書體達到盡善盡美的程度就意味著終結,必須向新的書體、筆法和墨法過度和示新,整個中國書法史其實就是一部塑與毀的歷史,沒有這樣一種認識和胸懷就不可能有中國書法的未來和明天。曾來德大概是從這個意義上提出"塑我毀我"的書法觀吧!
  
  人們總冠于曾來德"書法狂人",其時在曾來德亥世驚俗的字形;駭世世驚俗的筆法;亥世驚俗的墨法;亥世驚俗的章法背后有及為理性的存在,一段時間內曾來德像一個孤獨的勇士在同世俗抗爭,傳統的書法陣營以傳統的書法視野和傳統的書法評價體系,以異類的眼神對待:評說曾來德書法和他的書法觀。其實曾來德是最接近、靠近中國傳統書法的書者之一,不相信嗎?且聽我慢慢道來。
 
  
  這兩幅字一幅是1800年前魏晉人寫在紙上的真跡,另一幅是曾來德寫的,兩幅字的神韻相同,相似度很高,仿佛不是相隔1800年人寫的,而是一對孿生兄弟寫的。中國書體大體經歷了陶文、甲骨文、金石文、竹木簡、帛書、篆書、隸書、行書、草書、楷書。這一演變的過程大約經歷了幾千年的漫長歲月,篆書是一種宗法式的書體,表現的是貴族的尊嚴和統治的權威,現存的篆書大多是此等內容。周朝的禮崩樂壞、諸侯紛起和平民意識,在促使社會變革的同時,也促進了書法書體的改革。隸書的出現就是這種社會思潮的產物。如同秦王朝統一中國走到了歷史轉折點一樣,書法也進入了轉折的節點。平民意識的崛起使文字不再是貴族獨自占有,書法也不再是貴族的專利。各種書體大量的涌現出來,呈現出了書法百家爭鳴的局面。在經歷了多種書體的試驗之后,社會急需書法有一個統一的標準,這一標準不同于秦始皇的“車同軌,書同文”強制規范,而是民間自發的相互承認的約定俗成。既隸書的出現:進而演變出“速寫的隸書”——行書,進而有了具感情色彩的草書。這一時期,書體存在多變性、不確定性和隨意性。時至魏晉,玄學大盛,諸侯爭鋒,國土分裂,地域差異,各種書體異彩紛呈,誕生了具有裝飾性和自覺美學理念的五體書法,表現對人性的思考和追求個人格魅力的書風。曾來德的書法接近于魏晉的書法,在字體上,曾來德的變形、夸張構成字形空間的多維變化,恰恰和魏晉時期風格吻合,在五體書法形成和未形成的時候有隸向行、草、楷轉換的字形也是夸張變形的,不過這種夸張的變形是下意識的自然流露,而曾來德的夸張變形則是有意史的追求,這種字形乃至章法是文字自然的屬性,中國文字是象形文字,五體書法的基礎是象形,即模仿從自然物體和動物等萬物的姿態和神態,然后從具象抽象到符號,公孫大娘舞劍給張旭以啟迪。
  
  絲路飛天的彩帶和草書線條具有同樣的美感,觀感的形象和抽象的美感,在書法上轉換為形、勢、韻、墨、氣。五體書法演變過程中存在著書體的多樣性、多維性和不確定性,曾來德書法恰恰表現了這三性,他用自己的超能想像和藝術構成再現了五體書法演變時可能出現的書體。書法作為一次性的即興創作,在隸行變異時不成傳統卻具有朝氣和活力,五體書法變異期書法的元素來原于自然靈氣,接上這股靈氣就接上了中國書法的血脈。當我們把曾來德和魏晉五體書法尚未形成時放在一起比較,就會發現他和傳統離的很近,他不是沒有傳統而是和傳統貼在一起。
 


曾來德作品
  
  延伸一點講:理性的法和感性的意。構成了書法的全部,書體的空間分隔是一個辯證的過程,即由變形(如:五體書法形成前的樣子)--整形(五體書法形成固化后)--再變形(打破傳統形成新書體)三個過程組成。
  
  中國書法在經歷魏晉南北朝,是唐初楷書成熟之后迫切需要新的書體的出現,曾來德拆散字形,對顧有的書法空間進行再分隔,在書法中揉進了畫的結構構圖,對原有的具象元素進行了更為抽象的處理,如同在電腦里將設計好的房子圖紙,做拉長拉寬的變形處理,是其產生獨有的藝術效果。曾來德是一個理科生,理科的思維是本源的、邏輯的、尋找規律的,他把這種思維方式用在了書法創作中。
  
  人的認知局限性,限制了人們對整體的認識。當書法的認知被局限在某一個領域的時候,人們會對新的書法構成(新結構、新筆法、新墨法)產生排斥、懷疑、否定、抵毀。
  
  對一個書法群體來講,一旦形成對某一種書法的認同和美學價值的肯定之后,就會滋生類同的模仿并在評價標準上產生固化,進而影響書法的發展。對一個個人書者來講,一旦形成對某一種書法的認同,模仿并以此有了自己的美學價值傾向之后,就會固步自封,自以為是,而止步不前。從這個意義上理解"塑我毀我"就會有更深的意思。
  
  曾來德接觸的書法傳統是多變的,多思維的空間概念,就中國書法而言,目前固化的部分只是書法的一種可能,而不是書法的全部,當被固化的書法傳統,比人們頂禮膜拜的同時,還有無數個書法的可能性存在,當今人們對書法的認知,只是被傳統固化的那一部分,或者某一分枝,書法和中華文明一樣是一棵參天大樹,有無數的分枝伸向天空,那些我們尚未看到的分枝其實和看到的分枝一樣茂盛等待著人們去發現和欣賞,曾來德做的就是發現那些沒有被看見的分支。
  
  曾來德是怎樣"毀我"的?
  
  塑我難,毀我更難。
  
  中國書法史是一部前仆后繼不斷創新的歷史,他是有無數個不具失敗不具失落的書者組成人梯向高鋒攀登的歷史,他像大江大河有無數的水滴組成為部分彼此的洪流豪蕩東去。書法創新是一個有趣的現象:一方面創新是在披荊斬棘開披前人沒有走過的新路;另一方面創新是在孜孜不倦尋覓回歸古人,向書法的本源逆進。曾來德就像一個手持北斗定位儀戰士:一方面眺望書法的本源;一方面眺望書法的未來;"在回望中尋求新的發現"(曾來德語)。
  
  他的心情是矛盾的又是堅定的,矛盾的是他要在古人自己中作出抉擇,堅定的是堅信自己的書法創新是光明的康莊大路,他必須在毀我和塑我中作出決擇并付諸實踐,對傳統書法的一面他是接近接近再接近,對創新書法的一面,他是前行前行再前行,這需要鋼鐵般的心理素質和超人的苦難煎熬。當一件書法作品成功并成為人們談字的時候你卻要放棄它,開始新的探索創作,當一種書法美學價值成形的時候你卻要否定它,而尋求新的價值,這是十分艱難的事,曾來德書寫過程是感性的、激情的,之后的思考是理性的批判的。在曾來德眼中書法作品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他每天都在否定昨天,為明天作準備,曾來德說:"藝術家要單純,專一而攻之;力拒無關糾纏,藝術要純粹;方有高度突破,則一切有效。""個性和共性乃藝術之雙黃,無個性非藝術,無共性非傳統。"
 


曾來德作品
  
  曾來德毀我的過程是向傳統更接近的過程,是找到真我的過程,是對書法內在規律的探索的過程,如同登泰山一樣,這一段走過了向另一段走去,而是不是回頭走。毀到自己才能向書法藝術的本源逼近,書法的本源是原始的、自由的,是強調表達自我精神的載體,離書法本源越近對字的形線墨的理解更深沉、更簡潔。形,字形的空間結構更開闊更有趣,線更流暢、更質仆、更有線質;墨,變化更豐富,更純潔;筆意,更簡潔、更寫意,韻味更純潔、更清淡。一切都在回歸中接近書法的自然屬性和書法的原始性,這是書者的最高追求。
  
  甲骨文、陶文、大篆表現了書體的原始憨態,曾來德在不斷的追求原始憨態,他每毀一次就像原始的憨態接近一次。曾來德以中鋒為君,側鋒為臣,構建了自己的筆法體系,很好的表現了側鋒取妍的古訓,側鋒多筆書界詬病,他在一次次的毀我中讓側鋒出現了靈光,成為了新筆法的表現方式。曾來德前期的書法作品和常人一樣是以中鋒為主的,在中側鋒的應運上他經歷了痛苦的心靈奪定。在墨色應運上他最大限度地表現墨分五色的功能,特別在焦墨、渴墨上有其過人之處,看看下面這幅通篇渴墨寫的作品就知道了。曾來德在書法中揉進了畫的結構圖案,以抽象的圖案開拓書法表現的新領域,如圖"敦煌"、"戰神"巨幅作品每個字1米見方,氣勢雄渾,震人心肺。
  
  "毀我"不是簡單的否定自己和簡單的放棄,而是心中有即定的藍圖和夢想參照物。曾來德"毀我"的方式是大量的讀貼和臨帖,從中體會古人的寫作狀態和美學趨向以及書寫技巧。擬古不思者死,擬古多思者生。曾來德真、草、隸、篆、行涉及廣泛,廣聞博紀,取古法于我用,曾來德以碑帖為鏡"毀我"無情,書法有度。其實中國歷史上象王鐸就是一日臨帖一日創作。曾來德以臨帖"毀我",凡是不合名帖的一律毀了重來。
 


《樓蘭殘紙》
  
  然而如果曾來德僅僅隨古貼而一步一趨那么他充氣量是一個優秀的臨摹高手,曾來德的精彩之處在于以世界的眼光引入現代美學的理念,打造自己的書法格局,在書法創作中把古老和現代有機的結合起來,為書法領域注入了一股清新的現代氣息。
  
  溯書法本源為"塑我",破書法本體而"毀我"。不溯本源者不以為書者,不破本體者不能成大家,在"塑""毀"的矛盾中是書法新生的矚光。一個書者只有敢于否定自我才能有新生的自我。
  
  "塑我毀我"的啟示:
  
  書法是一門建立在哲學意義上的藝術,具有獨立的表現語境和審美價值。"天人合一","天人感應","陰陽五行"在中國書法中得到表現。中國古典哲學把萬物歸結為"陰陽"二氣,一切都是在陰陽二氣的相互作用下生長、發生變化的。書法關系表現為辯證關系,筆法、章法、墨法以及全部元素處處充滿了統一與矛盾。普遍與特殊、具體與全體的辨證關系。正是這種辨證關系,構成為書法的實平與張揚、奇異與規正,古厚與華麗,流順與結凝,華麗與灑滯,直與曲,正與奇、黑與白,線與面、濃與淡、輕與重,中鋒與側鋒等復雜的關系。"塑我毀我"很好的體現這種辯證關系。
 


《樓蘭殘紙》
  
  書法家必須重視書法理論的學習和修養,只有在書法理論的指導下才能產生震撼人心的書法作品。書法家要有文人的情懷,達人的激情,匠人的練達,詩人的豪邁,要有塑造自我毀滅自我的勇氣。"塑我毀我"的核心是寬闊的胸懷和精湛的技法。
  
  中國書法講究神形兼備,以形求神,追求險中求平、斜中取正,作為以形為主的書法造型有兩種形式構成,一種是黑體、宋體、楷體的美術字;一種是書法創作的書體。單純的美術字不能構成書法,而書法也絕對不能寫成美術字。這不僅僅是形的存在形式,而是美學價值在書法領域的再現。對書法造形的理解是一種"天人合一"的意象哲學的翻版,從曾來德的書法中可以看出字的外形輪廓的不同形狀決定的,是由不同字的面積構成的空間決定的,每個空間分別為正方形、長方形和多邊形的變異和組合。他必須符合傳統和現代的美學價值,俯仰之間,皆為勝境,書法風采躍然紙上。筆法是書法之魂,只有精到的筆法才能寫出豐富質感的線條。書法的線條筆法就像磚瓦砂石,只有好的圖紙,而無高質量的磚瓦砂石就建造不出好的建筑,同樣只有字形而無好的書法線條就不能成為好的書法作品,曾來德書法的線條表明了一切。他心智明凈、心無雜念式的書寫狀態和六經注我、唯心為上的書寫境界。就是"塑我毀我"書法觀的真實寫照。
(責任編輯:張云文)
>相關新聞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8月5号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同花顺开放接口api 益盟炒股软件 股票配资 股票融资操作 股票融资平台·杨方配资平台 亚金配资 子基金配资 线上期货配资违法吗 理财小知识月入5000元 股巢网